老坛

那少年与我情非泛泛,定有所终。

不破不立。

摘纪录:

生活中就有这样的事:你接连数月每天都碰到一个人,于是你同他的关系便十分亲密起来,你当时甚至会想没有了这个人还不知怎么生活呢。随后两人分离了,但一切仍按先前的格局进行着。你原先认为一刻也离不开的伙伴,此时却变得可有可无,日复一日,久而久之,你甚至连想都不想他了。
——毛姆 ​​​《人生的枷锁》

“怎么说,可能是还有缘分;

 只不过,可能得留在来生。”

——我和他就这样停止了这次的回合。


毕竟已经百年难得.

摘纪录:

我从来都无法得知,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一个人,我猜也许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,它是个空洞,呼呼的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,所以我急切的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,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,可是我心里的缺口,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状,所以你填不了。

慎终如始,则无败事。